四肖必出期期准

www.64796.com番外之恩爱 六宫凤华最新章节更新 -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

  佑哥儿迅速打量阿萝一眼,见阿萝沉着俏脸目中闪着愠怒之色,心里一个咯噔。也顾不得一旁众人张望,立刻快步迎上前,扶住阿萝的胳膊,急切地低语道:“阿萝妹妹,你可要保重身体,千万别动气。”

  阿萝定定心神,深呼吸口气,冲佑哥儿笑了笑:“别担心,我知道轻重,不会动胎气伤着孩子的。”

  佑哥儿只得把忧心全部咽下,笑着点点头。之后上马车回宫,佑哥儿的手一直稳稳地扶着阿萝的胳膊,再未松开。

  被夫婿这般温柔仔细地关切照顾着,阿萝心里的怒气很快散去,静静地靠在佑哥儿的胸膛处。

  别的女子有了身孕,抛开诸事不管不问,安心养胎。阿萝却依然忙于政事,还主动请缨领下了这桩棘手烦心的案子。

  女子和男子相比,天生便有体力上的劣势。怀了身孕的女子,更是身娇肉贵,不宜烦心操劳。如果阿萝在有孕时休朝,不知有多少官员会在背地里说刻薄话。

  诸如“女子就该安心养胎生孩子做什么储君”“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日”,或是更尖酸刻薄一些的,直接就会说“隔一两年怀一个孩子索性一直都别上朝了”之类。

  阿萝的疲倦和软弱,也只在佑哥儿面前偶尔流露。当着一众朝臣的面,她永远精神奕奕思绪敏锐言语犀利。便是对着亲爹亲娘,阿萝也极少示弱诉苦。

  她已经成亲,即将有自己的孩子。不管从哪方面来说,她都是大人了。不能再动辄像个孩子一样,对着亲爹亲娘撒娇了。

  回宫后,阿萝去了移清殿,将今日在刑部审问宗郎中的卷宗呈给盛鸿:“……父皇,宗郎中已经全部招认,www.64796.com。这一桩案子,所涉及的官员多达十余人。其中便有吏部的右侍郎。陈尚书虽未直接经手,不过,若说他半点不知情,儿臣是绝不信的。”

  盛鸿看了卷宗后,面色阴沉,半晌才道:“涉案的官员,一律严惩。不过,不要将陈尚书攀扯进来。他识趣的话,自己上一道致仕养老的折子,朕准了就是。”

  说完正事,盛鸿又多嘴叮嘱了一句:“你是有孕之人,不可妄动怒火。更不可动胎气伤了身体。”

  周太医诊脉后,拱手说道:“殿下身体康健,底子颇佳。如今怀着身孕,每日上朝忙碌,身体也撑得住。可见殿下是有福之人,皇后娘娘也可安心了。陝跦祂俋颯奪秶竘楷祥隅俶 堤珋操湮。”

  待周太医退下,阿萝笑嘻嘻地凑上前:“母后,我还以为你不担心我哪!没想到,母后原来这般着紧关心我。”

  谢明曦哭笑不得,白了一眼过去:“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了?你说这话,也不嫌亏心。”

  阿萝振振有词地应道:“别人家里都是严父慈母。到了我这儿,正好反过来。父皇对我娇惯宠爱,母后对我格外严苛。别人都是怕亲爹,唯有我,最怕自己的亲娘。也就是我成亲有孕之后,母后对我的态度才亲切和蔼了那么一点点。”

  谢明曦瞥了女儿一眼,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:“看来,你是早就对我这个亲娘心存不满满腹怨言了?”

  阿萝一见亲娘这副模样,反射性地后退两步。一旁的佑哥儿立刻上前,中国十大虚拟主机服务商排名,陪笑着说道:“母后,阿萝妹妹忙了一日,定是累了,我先扶着阿萝妹妹回去休息。明日再来给母后请安。”

  阿萝不客气地还击,将佑哥儿的鼻子都拧红了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我怀着身孕,母后怕我动了胎气,不会呵斥责罚我。不趁着这等时候捋虎须,还等何时?”

  佑哥儿最是好脾气,被拧疼了也不恼,将阿萝的手指抓过来吹了吹:“别拧疼了自己的手指。”

  阿萝笑嘻嘻地看着为自己吹手指的佑哥儿:“佑哥哥,以后我生了孩子,你会不会只顾着疼孩子,就不管我了?”


开奖直播| 雷锋报| 正版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| 本港开奖直播现场| 今日属相冲什么生肖|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| www.817711.com| www.852556.com| www.331828.com| 香港神算玄机| 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| www.555208.com|